您現在的位置礦產資訊首頁 >>國內新聞>>正文

WeWork-WeWork在一輪由軟銀牽頭的融資中估值470億美元

【王麗坤被曝閃婚】

軟銀是該公司的主要投資者,在WeWork獲得的總計106.5億美元的投資中,軟銀貢獻了16.5億美元。

芝加哥咨詢公司AlixPartners負責技術、媒體和電信業務的全球聯席主管傑克-坎圖(Jake Cantu)表示,“這就像你在試圖出售一處房產,但在你談論裝修和一些裝飾工作的時候,突然之間房子就著火了。那麼情況真的完全變了。”

數十億美元的股權價值已被抹去,員工們正盯著毫無價值的期權。如果該公司宣佈破產並繼續經營下去,它將需要某種激勵機制,以防止所有人都離開公司,尤其是那些它希望留住或招聘的人才。

在線法律支持和文件提供商RocketLawyer的首席執行官查理-摩爾(Charley Moore)表示,“在這場風暴中,你可以看到各種因素相互影響,使風暴變得更糟。大多數企業擺脫這種局面的唯一途徑是對成本和資本進行重大重組。”

科技和媒體私人股本公司Patriarch Organization的首席執行官埃里克-西弗(Eric Schiffer)表示,“WeWork的破產將變成軟銀和那些投入數億美元的商業地產所有者的毀滅性金融災難。”

就在9個月前,WeWork在一輪由軟銀牽頭的融資中估值470億美元。考慮到即將進行的首次公開募股(IPO),該公司還將自己更名為We Company,因為“我們一直在成長,處於自我發現、自我成長和不斷變革的狀態”。

WeWork正在關閉非核心業務,並剝離諾伊曼的私人飛機等資產,以求緊急控製成本。上周,WeWork宣佈將於2020年關閉其位於曼哈頓的私立學校WeGrow。周二有媒體報道稱,該公司最早可能於本周解雇1.5萬名員工中的至少2000人。

新浪美股10月18日訊 去年,WeWork曾自詡是曼哈頓、倫敦和華盛頓特區最大的私人租戶。如今,這些壯舉已經成了沉重的負擔。WeWork的最大投資者日本軟銀集團正努力避免這家公司破產。

但僅僅削減成本是不夠的。WeWork作為一家企業的核心理念是,將其龐大的租約變成適合各種規模企業(包括前景不確定的早期初創企業)的辦公空間。WeWork稱租戶為“會員”,截至6月底,全球共有52.7萬家會員,較上年同期增長97%。

然而現在,該公司首席執行官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已經離職,公司取消了IPO,同時取消了與IPO相關的60億美元債務融資。本周有媒體報道稱,這意味著在2019年上半年虧損9億美元的WeWork將在11月中旬耗盡資金。

在一個月內做到這一點將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紐約赫里克-範斯坦律師事務所(Herrick, Feinstein)重組與破產部門負責人斯蒂芬-塞爾布斯特(Stephen Selbst)表示,“IPO申請是在9月中旬才提交的,到了11月中旬,他們可能就沒錢了。他們沒有時間做深入分析。”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作為債務管理的一部分,該公司現在正專註於重新談判或解除其部分昂貴的租約,專註於其最好的物業。

專家表示,以WeWork為主要租戶的房東可能不希望看到它破產,因此可能會通過重新協商租金或其他替代方案,讓它暫時喘口氣。問題是,弄清楚WeWork可以重新談判哪些租約或終止哪些交易將是複雜的。

如果沒有數十億美元的現金流,WeWork將面臨可怕的命運,破產的可能性如附骨之疽。但如果WeWork成功度過這次難關,整個商業房地產市場可能會被顛覆。

WeWork最大的外部股東軟銀和第三大支持者、主要貸款機構摩根大通都有充分的動機讓WeWork存活下去,它們正積極嘗試在外部投資者和貸款機構的幫助下整合融資方案。

但與現金短缺的零售商可以簡單地暫停支付貨款不同,像WeWork這樣的服務公司不能只是簡單地停止支付租金。

根據WeWork的招股說明書,截至6月30日,該公司有220億美元的長期負債,其中179億美元與長期租賃有關。該公司警告稱,租約的期限“大大超過了我們與會員之間的會員協議的期限,我們的會員可以在短時間內(一個月)終止協議”。

                                                          3d太湖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