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關閉
您現在的位置礦產資訊首頁 >>財經新聞>>正文

企業-日本央行為配合日本經濟政策正式啟動負利率的寬松政策

【郎平回應何時退休】

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臺「三支箭」政策,力求保護日本經濟復甦狀態,但實際效果並不如人意

根據此前日本財務省的報告,2016年日本在海外淨資產已達到3.11萬億美元,這表明日本對海外的投資規模遠高於別國嚮日本投資的規模。日本每年對外國直接投資量約為1350億至1800億美元左右,其海外淨資產多年位居世界第一;加之日本企業盈利能力在全球突出,企業經常保持帳戶盈餘。根據近期的數據,2017年日本在海外資產存量約為8.97萬億美元,也位居全球第四。上述數據表明日本經濟對外轉移成效突出。

從國家區位以及經濟需求出發,日本本土資源稀缺且部分區域並不適宜居住,國內市場呈逐漸縮小態勢、地理位置四面環海且面積狹小,這是制約本國經濟發展的三大要素,唯一的出路就是走向海外擴展市場。由此,2016年可以明顯看出日本新一輪對外轉移的成果已經顯現。最直接的表現便是跨國企業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地位越來越高,這也是日本效仿美國,或者更直白一些就是美國在以往扶持日本經濟時教給日本的發展之道。

儘管市場中對日本這一系列行動開啟階段的質疑較多,甚至到今日市場依然認為日本系列聯動政策失敗;但必須承認的是,日本經濟實際情況並沒有市場普遍判斷的差,並在自身比較合適的速率中穩步增長。此外,日企依然在全球當中表現突出,這也是近些年持續的政策組合扶助的結果,日企的技術領先地位、企業匠心能力都早已得到全世界認可,尤其是當前世界500強企業中日本企業有52家就是最好的應證。由此,有關日本的話題可能需要重新被定義的就是,日本到底真的失去了二十年嗎?

因此,雖然日本實施負利率政策使自2016年2月16日起新存入的資金將遭受損失,但直接促成商業銀行向市場與企業投放貸款與資金,企業在2016年後可以從銀行貸到利率更低的資金。而從近十年來日本貸款增長看,速率在2011-2017年有較為明顯提升,這正基於日本商業銀行更多的給企業放出低成本貸款促進企業成長與對外投資,因此日本企業在全球佈局速度加快,日本對海外投資量進一步增加。有數據顯示,2016年日本海外企業已發展到了驚人的兩萬家,所有海外營銷總額達到了3萬億美元,如果併入到GDP的話,增加量佔到了驚人的60%,這正是日本經濟發展重心轉移的體現。

因此,未來日本央行或仍將保持自己的節奏,尤其是通過對日本經濟需求的全面深入的評估後制定相應匹配政策,不會受到全球的貨幣政策取向的影響。但相反的是,由於日本作為發達經濟體在全球中的地位,日本央行的貨幣政策取向反而將會作為其他經濟政策制定的參考因素之一。

從日本經濟與貨幣政策看,日本央行採取負利率的最終目的實際是希望拉動經濟增長及通脹水平回升至2%的目標水平。此背景是2014-2015年日本經濟由快速復甦轉向放緩,日本首次上調消費稅則進一步對內需產生衝擊。雖然首相安倍晉三出臺「三支箭」政策力求保護日本經濟復甦狀態,但實際效果並不如人意。日本在這一時段內受到國內外宏觀經濟壓力、政府債務高企、改革阻力加大、政府支持率下降、全球貨幣政策寬鬆等多方面利空。

貿戰壓力不容小覷因此,從歷史周期以及現實數據看,日本央行的負利率政策實際是為搭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出的「三支箭」刺激政策中的第一隻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隻箭,其核心就是希望日本央行通過大膽的金融政策,無限制的量化寬鬆措施促進日本銀行、金融機構向實體與企業投放充足的資金,避免資金在金融市場空轉,促進日本企業進行技術研發、設備投資和擴大生產。

負利率助經濟復甦在2016年日本實施負利率政策的前五年,日經225指數在低位震盪反彈,最低位於8300點,最高不過剛突破2萬點大關;同期的日圓貶值加快,水平由75日圓跌至最低接近126日圓;且日本國內家庭和投資者信心下滑,日本經濟復甦回溫跡象較弱;尤其是日本人均GDP自2012年達到頂峰後連續三年呈遞減趨勢,2014-2015年由於匯率貶值加快,其同比降幅更是達到10.5%,在OECD(經合組織)中的排名由2014年的第19名下降至20名。因此,市場對日本復甦是否有效或再次衰退的擔憂情緒上升,市場參與者、日本民眾對於經濟「三支箭」政策認可度與政府支持率下降,有甚者已經產生了質疑。

全球貨幣政策巡禮之二今年下半年,世界主要發達經濟體、新興市場經濟體普遍跟隨美聯儲降息,主要央行貨幣政策再次進入寬鬆周期。但日本央行表現獨樹一幟,其長期低利率、零利率和負利率依舊維持不變。雖然一些央行降息,但大多數央行利率依然處於低利率,新興市場國家利率則高於發達國家利率水平。比較之下,日本央行早已在2016年1月29日實行-0.1%的負利率政策,並從當年2月16日起執行一直持續到現在。對此,日本央行曾表示,希望以此鼓勵商業銀行進行更多的放貸活動,並刺激投資和經濟增長。\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金融分析師 潘鏡宇

由此伴隨近一年的經濟下行壓力、市場不穩定性以及市場吸引力下降,日本央行為配合日本經濟政策正式啟動負利率的寬鬆政策。進入2016年後,基於此前的鋪墊沉澱期,特別是結合日本貨幣政策與經濟政策的利好出現,日本負利率政策對經濟政策的配合促進了本國復甦的加速及轉型升級。

但是現階段以及未來日本經濟持續復甦也面臨新的問題,其中日韓貿易爭端、日美貿易摩擦、日本再次上調關稅這三大焦點問題已經給日本未來經濟帶來了壓力:貿易數據明顯下降,尤其是製造業核心產品半導體對韓出口慘淡與汽車對美出口受到打擊;商業信心下滑加快,其中小企業信心已經跌至負區間,通脹水平依然偏低。日本政策能否通過如法炮製的做法再次促進本國經濟還存在一定不確定性。但正如首相安倍晉三10月9日在日本國會參議院上的發言,日本央行貨幣政策促進了國內就業,提高了國民生活水平,其政策取得了積極成果;未來貨幣政策是否調整應該由日本央行以及行長黑田東彥根據實際情況做出決定。

                                                    3d太湖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