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關閉
您現在的位置礦產資訊首頁 >>軍事新聞>>正文

半島聯合國-作為第一位入駐“中國半島”的中國女軍人

【蔚來財報電話會議】

2016年,中國國防部在北京舉辦了首期女性維和人員國際培訓班,主要培訓女性軍官在維和任務區執行任務所需知識和技能,越來越多的女軍人通過培訓後,部署到聯合國的各個任務區執行維和任務。女性維和人員特有的細膩和親切,在執行人道主義救援、開展婦女兒童救助等行動中不可或缺,更具優勢。

作為第23批赴剛果(金)維和工兵分隊的上尉給水工程師,楊曉利跟隨第一梯隊經歷了18個小時的空中飛行和5個小時的地面機動,率先抵達位於剛果(金)東部的維和任務區。

中國維和部隊自2003年部署剛果(金)布卡武地區以來,一批批維和官兵恪守聯合國憲章,忠於職守,全部被授予了聯合國維持和平勛章。中國工兵營地經過多批官兵不懈努力,已建設成為當地的地標,被聯合國友軍和駐在國政府譽為“中國半島”。

金沙薩9月25日電 通訊:“中國半島”來了首批中國維和女兵

在中國維和部隊,除了在醫療分隊編配了女性軍醫、麻醉師及護士等維和人員之外,在南蘇丹,中國維和步兵營配備了一個女兵戰鬥班;在黎巴嫩,“95後”的女排爆手已經開赴雷場排雷;在達爾富爾,中國女軍事觀察員頭戴藍盔,穿梭在部落和鄉鎮間監督停火。

在完成指揮權交接後,第23批赴剛果(金)維和部隊指揮長侯勇把入駐“中國半島”的第一班崗交給了楊曉利。作為第一位入駐“中國半島”的中國女軍人,楊曉利將在哨位上迎來異國他鄉的第一縷陽光。

此時的剛果(金),埃博拉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截至9月初,這個國家共報告埃博拉病例超過3000例,其中死亡病例超2000例。

“我覺得軍人的生命中應該有一次維和經歷,性別可以忽略。”楊曉利對選拔考核組成員說,她從來不化妝,用水也很節約。

記者黎雲 解放軍報記者孫陽當利哥走進“中國半島”時,自己並不知道,她是第一位踏入這個維和營地的女兵。

兩位女軍官將同住“中國半島”的一間集裝箱板房,共同完成為期一年的維和任務。對於困難,曹莉接受採訪時說:“應該有很多想不到,但沒有什麼剋服不了。”

利哥其實不是小哥哥,她的大名叫楊曉利,是個俊俏的小姐姐。因為性格潑辣,做事幹練,被官兵們尊稱為“利哥”。

從重慶大學英語專業畢業的曹莉和楊曉利一樣,在國內經過了嚴格篩選和行前培訓,體能、戰術和專業均達到了聯合國的選拔條件。

戰亂和疫情並沒有讓中國女軍人走開。萬里之外,中尉翻譯曹莉已經隨第二梯隊乘坐空軍運輸機在開赴“中國半島”的路上——這位“90後”女軍官也是第23批赴剛果(金)維和工兵分隊的成員之一。

“既是對她的一種鼓勵,也是告訴她維和部隊里只有軍人,沒有女人。”侯勇說。

中國參加維和行動29年來,已經派出了超過4萬人次的軍事維和人員,其中女性維和人員有近千人。聯合國多任秘書長均發出倡議,要讓更多女性參與到聯合國維和行動中來,以實現性別平等的目標。這一倡議得到了中國的積極響應,並逐步將女性維和人員的崗位從原來單一的醫療向作戰和支援等崗位拓展。

因為維和任務區的艱苦,在過去的日子里,“中國半島”上一直是男性的世界,從未來過女性維和人員。第23批工兵分隊組建時,駐地在成都的楊曉利立即報了名。

楊曉利在限重的行李包里,騰出了三分之一的空間來裝各種糖果。楊曉利說,她不吃糖,但她為每一位戰友都準備了一顆奶糖,會在生日那一天送給戰友。

                                                                                  3d太湖字谜